继旗下平台虎牙、斗鱼合并案被叫停后,腾讯又有一起经营者集中案遭反垄断审查。

7月24日,据市场监管总局官网消息,市场监管总局依法对腾讯控股有限公司作出责令解除网络音乐独家版权等处罚。

据悉,本案为我国《反垄断法》实施以来,首例对违法实施经营者集中采取必要措施恢复市场竞争状态的案件。

网络音乐独家版权模式被打破,腾讯拿什么构筑新的护城河?

腾讯需解除网络音乐独家版权,并连续三年向总局报告

2021年1月,市场监管总局对腾讯收购中国音乐集团股权一事立案调查。

经查,2016年7月12日,腾讯主要以QQ音乐业务投入中国音乐集团,获得中国音乐集团61.64%股权,取得对中国音乐集团的单独控制权。随后12月,整合后的中国音乐集团更名为腾讯音乐娱乐集团。

这笔交易达到《国务院关于经营者集中申报标准的规定》第三条规定的申报标准,属于应当申报的情形。

但直至2017年12月6日,交易完成股权变更登记手续之前,腾讯都没有未向市场监管总局申报,违反《反垄断法》第二十一条规定,构成违法实施的经营者集中。

本案相关市场为中国境内网络音乐播放平台市场。正版音乐版权是网络音乐播放平台运营的核心资产和关键性资源。

市场监管总局认为,2016年腾讯和中国音乐集团在相关市场份额分别为30%和40%左右。腾讯通过与市场主要竞争对手合并,获得较高的市场份额,集中后实体占有的独家曲库资源超过80%,

至此,腾讯在中国境内网络音乐播放平台市场具有较高市场份额,可能使其有能力促使上游版权方对其进行独家版权授权,或者向其提供优于竞争对手的条件,也可能使腾讯有能力通过支付高额预付金等方式提高市场进入壁垒,对相关市场具有或者可能具有排除、限制竞争的效果。

此外,市场监管总局还指出,近年来网络音乐播放平台与其他平台之间呈现出一定的动态竞争和跨界融合趋势,一些拥有广泛用户基础的短视频平台,如果再获得足够数量的音乐版权资源,在未来有可能成为相关市场的竞争者。

因此,根据《反垄断法》第四十八条、《经营者集中审查暂行规定》第五十七条规定,市场监管总局决定责令腾讯及关联公司采取三十日内解除独家音乐版权、停止高额预付金等版权费用支付方式、无正当理由不得要求上游版权方给予其优于竞争对手的条件等恢复市场竞争状态的措施,并处以50万元的罚款。

此外,腾讯还需在三年内每年向市场监管总局报告履行义务情况,市场监管总局将依法严格监督其执行情况。

在线音乐市场“一超多强”,虾米音乐年初退场

回顾国内在线音乐市场的发展,争夺独家版权是各家平台构筑竞争“护城河”的杀手锏,这也导致唱片公司开出的版权费“水涨船高”。

2013年,中国音乐集团收购酷我音乐,一年后又将酷狗收入囊中。2014年4月,酷狗音乐和酷我音乐合并,与海洋音乐组成海洋音乐集团。当时国内数字音乐行业呈现腾讯音乐(QQ音乐)、海洋音乐(酷我和酷狗音乐)和阿里音乐(虾米和天天动听)三足鼎立之势。

2015年,国家版权局下发《关于责令网络音乐服务商停止未经授权传播音乐作品的通知》。这一“最严版权令”促进了国内音乐的正版化,也让音乐平台意识到版权关乎生存。

为争夺网络音乐独家版权,腾讯QQ音乐、海洋音乐、阿里音乐展开了激烈的竞争。在此之前,腾讯已开启版权布局——比如在2014年成为华纳、索尼音乐在中国大陆地区互联网音乐平台的版权总代理合作方。

2016年,在线音乐平台行业迎来洗牌。腾讯QQ音乐与海洋音乐合并,成立腾讯音乐娱乐集团(TME),旗下拥有酷狗、酷我、QQ音乐以及全民K歌等产品。当时有分析人士称,在线音乐的老大、老二和老三合并了,腾讯成了数字音乐领域的“绝对霸主”。

此后,各家的版权争夺战愈演愈烈。2017年5月,腾讯音乐以3.5亿美元加1亿美元与环球音乐达成合作,罕见地集齐世界三大唱片公司的独家版权,这在后来引发反垄断调查传闻。

为稳固竞争优势,腾讯音乐一方面重金买版权,另一方面也将触角向上游延伸。2018年华纳和索尼入股TME,同年TME在纽交所成功上市。2020年在与环球的独家版权合约到期之际,腾讯牵头财团入股法国Vivendi旗下环球音乐10%股权,成为世界最大的唱片公司的股东。

过去几年间,国内在线音乐市场呈现“一超多强”的竞争格局,排在第一梯队的依旧是腾讯旗下的三款音乐产品,以社区文化“出圈”的网易云音乐紧随其后,中国移动旗下的咪咕音乐勉强占据一席。

今年1月,运营12年的虾米音乐黯然退场,令外界唏嘘不已。相继关停两款音乐产品后,阿里似乎将音乐梦寄托在8岁的网易云音乐上。有了阿里的资本支撑,后者也有了更多实力采买版权。

去年以来,网易云音乐相继宣布与世界三大唱片公司达成版权合作。外界解读,迫于反垄断调查压力,网络音乐独家版权模式正在被打破。不过有业内人士向南都记者分析,“三大”转向非独家授权,只是在一定程度上的缓和,行业资源竞争的趋势并没有彻底转变。

以独家版权打造护城河,如有竞争损害应该拆了

网络音乐独家版权,对在线音乐平台构筑竞争壁垒有多重要?

以杰威尔音乐为例,这家由天王级歌手周杰伦创办的音乐公司所拥有的歌曲资源仅有几百首,但论歌曲价值、播放量数据等,杰威尔堪称“华语第四大厂牌”。“可以说,他在哪就带着用户到哪。”一位音乐人曾对南都记者表示。

这一优质版权的独家早在2015年已被腾讯音乐收入囊中,距今周杰伦的歌曲在网易云音乐已经下架已三年之久。值得一提的是,当年这一下架风波还引起两家公司的诉讼纷争。

2018年4月,腾讯音乐以侵害录音录像制作者权纠纷为由起诉网易云,称自己支付了巨额版权费用独家获得周杰伦音乐版权,并可转授权给其他音乐平台。但网易云音乐在2018年3月底授权到期时仍提供下载服务,还推出一张拥有周杰伦200首热门歌曲的数字专辑。

网易云音乐辩解称,对方“搞突袭”未提前告知不续约,且每年均与腾讯音乐签订的授权合作协议。三年间,整个曲库808首歌曲的授权费从870万元涨至1818.41万元。

最终法院认定网易云音乐侵权,酌情向腾讯音乐赔偿每首录音制品的经济损失4500元,共计赔偿85万元。

如今监管要求腾讯音乐不得与唱片公司签订网络音乐独家版权协议,或许意味着网易云音乐直接向周杰伦抛出“橄榄枝”时,少了一个被拒绝的理由。对云村的用户来说,听周杰伦的歌曲无需切换QQ音乐指日可待。

“通过额外支付过高的版权费来换取排他性权利,这是垄断发生的根本原因。”一位在线音乐平台从业者告诉南都记者,整个行业都在承受版权成本畸形增加的压力。谁占有资本优势谁就能出头,其他平台再怎么从用户体验下功夫,也影响不了市场格局,这种竞争机制是不正常的。

在他看来,执法机构此时介入是最好的时间点。在行业有效竞争还未被完全扼杀的情况下,此时监管仍具有及时性和有效性,后续将引导行业放弃恶性内耗的竞争策略,堵住以资源独占取胜而不是通过服务质量突围的道路。

暨南大学法学院副教授仲春也认同音乐应做非独家版权许可。“只有这样,才能促进音乐软件真正在用户服务上做好竞争。否则,谁富有谁自然就拥有更多的版权从而成为行业老大,长此以往这个领域可能难以出现让人惊喜的创新。”

北京知识产权法研究会竞争法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和秘书长魏士廪注意到,腾讯音乐同时掌握上游大量的版权,这种独家许可权利可能导致别的平台在版权上几乎没有竞争力,时间久了可能慢慢只剩一家。

“如果护城河太宽太高了,出现严重的排除、限制竞争的后果,那么这个护城河就该拆了。”他说。

东北财经大学产业组织与企业组织研究中心主任于左告诉南都记者,从理论上讲,网络音乐独家版权模式被打破,会促进国内数字音乐平台的竞争,增加消费者选择权。同时也将降低唱片公司版权费,降低数字平台收费,促进数字音乐平台创新和改善服务质量,增加消费者福利。

网络音乐独家版权之外,腾讯拿什么构筑新的护城河

监管靴子落地,TME引以为傲的版权“围城”似乎已成崩裂之势。版权之外,这个庞大的音乐集团将作出何种调整、重塑“护城河”,成为业内关心之事。

最新公开动作来自今年6月,TME在内部文件中宣布成立内容业务线,聚焦音乐视频、线上线下演出、音乐综艺、播客的统筹管理。和以QQ音乐、酷狗音乐、酷我音乐、全民K歌、长音频为核心的产品业务线一起,成为发力内容创新的“两驾马车”。

这一内部结构的重组,与TME近来的频频动作相呼应,或许正预示着其转型方向:从依赖网络音乐独家版权揽客创收,到整合文娱资源,全面布局音乐娱乐生态。

以原创音乐的扶植为例。腾讯有亿元激励金,网易云的云梯计划,抖音的看见音乐项目等,各大流媒体不惜重金挖掘“新鲜血液”。其中,网易云发力最早、累积也最深厚,抖音的庞大流量池让歌曲一夜爆红成为可能,腾讯的优势则在于跨界融合的吸引力。

打开腾讯音乐人官网可发现,手握诸多影视、游戏版权的腾讯公司正通过音乐综艺、选秀比赛、影视插曲、游戏主题曲征集等活动,不断加快造星步伐。NBA中国也于7月2日宣布与TME达成战略合作关系,双方敲定的合作项目包括主题歌曲打造、NBA播客生态建造等。

爆款IP加上一流平台,对音乐人的吸引力不可小觑。有独立音乐人告诉南都记者,腾讯旗下小众音乐流媒体平台MOO,曾与网易云音乐多次争抢原创音乐人,瞄准的正是流量音乐之外的差异化市场。

此外不容忽视的是,TME很早就在往上游布局,与老牌唱片公司合资建立厂牌,加码构造更庞大的音乐娱乐生态链。早在两年前,TME已和索尼共同成立国际电音厂牌Liquid State。2020年8月,腾讯音乐和环球续约,双方也宣布将成立共同的音乐厂牌,融合两家独特优势,共同挖掘和培养新兴音乐人。

艾媒咨询分析师张毅认为,平台的扶植一定程度上能帮助新兴音乐人的成长,但关键在于音乐人的独家授权是有限期的,而不是永久授权。“对于音乐而言,触达有时候可能更重要。平台通过改善自身服务更好地推出和宣传这些音乐人,对行业的创新有其正面影响。”

多赛道布局,加码长音频业务

另一亮眼的表现,来自线上音乐会。伴随疫情的发展和直播的普及,2020年可称为线上音乐会的元年。艾媒咨询《2021年中国数字音乐市场报告》显示,2020年上半年中国观看数字音乐演出的用户规模突破8000万。

3月23日,TME发布2021年一季度财报专门提及,旗下的音乐现场娱乐品牌TME live发展迅猛,成为线上线下结合的演出生态作为增长新引擎。去年一年,TME live以平均每周一次的频率获得了185亿曝光,吸引了陈奕迅、五月天、吴青峰、张惠妹、杨丞琳、林俊杰、王力宏等歌手尝新。

相应的,咪咕音乐也推出超高清演艺直播,通过5G+4K+VR的技术融合吸引1.8亿次观看。网易云打造的17场“云村卧室音乐会”累计有互动弹幕685万余条。

从近来的并购投资动作来看,长音频业务也是腾讯音乐加码布局的重点。据TME在3月公布的财报,长音频业务的月活跃用户数已突破1亿。如果对长音频的印象仍停留在听书、相声和电台,那么在腾讯内容版权互通的大环境下,想象力大可不拘于此。

今年4月23日,TME首次召开长音频品牌发布会,将旗下酷我畅听与刚收购的懒人听书合并升级为懒人畅听,并与阅文集团达成合作。据悉,不仅《庆余年》《盗墓笔记》等爆款影视网文进入开发的行列,《十万个冷笑话》等漫画有声化的可能性也在一步步开拓。

这一赛道上,后来者还有网易云音乐上线的“声之剧场”版块,主打IP改编的广播剧与有声书。去年6月,字节跳动上线“番茄畅听”,打着AI真人主播的旗号入局长音频市场。

据界面新闻报道,TME在7月9日下发调整邮件,QQ音乐业务线将有专门团队负责长音频专区的产品研发工作;酷我音乐则有被削弱之势——旗下“聚星直播”将交由酷狗音乐的高管谢欢领导,商业化业务交给腾讯音乐商业广告部总经理刘宪凯负责。

一位知情人士透露,此举是为了整合资源,目前长视频是整个TME集团未来的发展重点。在流媒体和社交娱乐,如直播、K歌等用户日益见顶的情况下,平台需要寻求多赛道布局。

南都记者发现,以自制内容与拓宽服务为核心,原创音乐独家、live版本独家、长音频独家,加上既有的影视/综艺/游戏/赛事OST独家优势,或将是TME失去独家版权后,重固根基的发力点。

从事音乐版权工作的火花音悦CEO陈鑫认为,由于平台能给的扶持资源有限,独家的获益者始终是万分之一的音乐人和巨头唱片公司。推倒独家,音乐作品重新接受市场化的洗礼对音乐产业肯定是好事,也将给新兴公司以机会竞争。

还有知产专家分析,监管要求打破网络音乐独家版权的商业模式,是希望降低在线音乐细分市场的进入门槛,增加竞争。当平台不再靠独家版权来打造护城河,陈鑫告诉南都记者,未来平台靠资源和服务等组合竞争,将有更多新的内容、玩法推向市场。

可以预见,“以后这个领域的竞争会更加充分,或者说参与者会越来越多。但是具体业务的形态怎么发展还得走着看。”一位在线音乐平台从业者说。

出品:南都反垄断课题组

采写:南都记者李玲 黄慧诗 黄莉玲